灯塔的十字路口

二战以来,灯塔国一直是世界的领袖,秩序的缔造者和规则的定制者。从来是灯塔照亮世界前行之路,未曾停下前行的脚步。

可如今,灯塔之国怎么了?

对国民健康生命的漠视,对世界秩序的各种践踏,极为可笑的是,这些秩序还是灯塔先辈们一手打造,极力推崇的。国内的各种种族主义歧视滋生,人权无法保障。一连串的事实,证实了灯下黑的至理名言。

当前灯塔之主是一位极其自负的资本奴仆,上位之后,不甘心被资本驱使,却又无法得到人民的认可,两难之下 ,将国内困局的出路,寄托在甩锅全世界、甩锅反对派、甩锅媒体、甩锅不支持他的人民。他的自负,足以让他与其他所有人为敌,足以让他带着政府与反对派及反对者为敌,足以让他带灯塔与世界为敌。

看不到理性的存在,结局注定是疯狂的毁灭。如果说前几任只是在规则之下,默默地享受着全世界的供品,但仍为世界的发展劳心出力。如今,则几乎是撕毁了文明的遮羞布,自私自利到了极点,不负责到了极点。细细想来,可能灯塔之主也想不通,空有经天纬地之才,怎么就能到了如此不可挽回的地步,对外无法有效引领群雄,平衡各国的利益关切;对内无法平息反对浪潮,保证民众的安全和民生。国内的人权和种族歧视问题,一直无法有效解决,空有包容、平等、自由之名。

摆在灯塔之主前面的路很纠结,往前、往后、往左、往右,该如何是好。但无论如何,对内保障民生,对外和好国家关系,去除自身的利益关系考量,以民生国事为重,才是将来可持续之路。任何一位上位者,都需要多多考量,是以自身的一时利益为先,还是以天下利益为先。

《道德经》中说:天长地久。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,故能长生。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非以其无私邪?故能成其私。

疫情时代

工业时代信息化时代之后,人类进入了一个不愿进入的时代—疫情时代。这个时代,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、工作方式,改变了世界的发展方式,让文明这块遮羞布之下,人类的劣根性又赤裸祼地呈现在了人类自身的面前。

人性从来未变,只是被巧妙地粉饰和隐藏。

未知世界未来的走向,但人类已经在承受自然的反噬。而此时,人类显示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。世界秩序可能进行重构,以美国为主导的秩序将不可能得到持续,挂靠在石油上的美元体系,也会崩溃。对于世界其他国家来说,这算是一次机遇,但由于美国先见之明地在世界各地建立的多个军事基地,依靠其庞大的军事力量,必将不愿放手其单一主导世界秩序的极大利益,世界秩序的重构,可能会进入一个人类至暗的腥风血雨的时代。想起一句谚语:宁为太平犬,莫做零乱人。可时代,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较为理想的世界未来,是人类共同协作克服难关,然后和平地由现有的一极多强转向多极多强的世界秩序。 作为普通人,只愿权力不要选择毁灭,否则,极有可能,步入恐龙的后程。

虽然疫情表像起源为武汉,由于病毒的超长潜伏期,病毒的来源,已经变得扑朔迷离。中国境内已在政府强有力的控制下,在广大医护人员的努力下,在全体中国人的配合下,较好地控制了疫情的发展,但中国之外,疫情之火却有越燃越大的趋势。特别是美国,原先流感死亡的人就不少,不检测还不被重视,一检测之后才反应过来,流感之中可能有不少是新冠病毒的病例。对普通人来说,病毒起源于哪,并没有那么重要,唯有少聚集,戴口罩,勤洗手,讲卫生,保持自身的健康安全,病毒不上身,才是最重要的。唯愿大家平安健康。

网络的建设与应用,物流的大力发展,将消除城市与农村在地理位置上的一些差距,各地经济均衡发展,才是一个国家发民的长治久安之路。疫情之下,作为普通人,可以想想:我应该在哪?我要做什么?应该怎样活着?